华为心声社区最新公布的任正非接受《华尔街日报》的采访纪要,在采访中,任正非聊到了了关于华为的业绩目标,孟晚舟案件,美国对华为的起诉,华为自研操作系统等一系列话题。

任正非表示,华为一季度的收入目标有所下调,原因是一些配套的部件、以及有些国家的发货通关受影响,以及疫情对工程的一些影响,具体下调数据估计4月中旬才能出来。

我们担心的是,我们没有那么多设备供应世界。这都证明我们这十几个月以来努力的结果是正确的。

其次,放下偏见,多管齐下,以科学灵活手段阻止疫情传播。面对新型病毒,既没特效药也还没疫苗。世卫组织专家认为,中国的防控方法是目前唯一已知、被事实证明成功的方法,值得各国借鉴。

谈到孟晚舟案件,任正非表示,孟晚舟的妈妈和丈夫在加拿大陪她,她不是很孤单。我们没有刑事犯罪,已经在美国抗诉了。华为并没有直接游说加拿大政府,因为不需要。

Dan Strumpf:针对您刚才提到的隔离、通关等问题,华为是一家全球化公司,但在当前局势下跨境通关难度大幅提升,很多国家实施了旅行禁令。在这种情况下,华为如何在全球市场开展竞争?另外,目前的局势对您的个人日常生活和公司管理有何影响?

浙大一院精神卫生中心主任许毅也持相似观点。他曾在浙江图书馆公益讲座上表示,消除高考前的焦虑是不可能的。因为没有焦虑,就没有动力。家长能做的,就是以平常心对待,尽量不要把紧张、焦虑传递给孩子。

任正非:我们没有刑事犯罪,已经在美国抗诉了,还是通过在纽约东区法院官司的进展来确定这个问题。

“考生要有一个清醒的头脑。说得通俗些,就是不要过于在乎父母和老师的评价,要认清中高考只是起点,而非人生终点。”胡少华说,很多学生的压力和情绪大多是父母传递的,大多源于家长在考前的“过分关注”。

任正非:是一季度收入目标。

第三,团结一心,风雨同舟,加强携手抗疫的国际合作。面对未知病毒,人类对其产生机制、流行趋势、传播途径等尚未完全掌握,尤其需要信息共享和协同合作。中国已在诊疗方法、药物疗效、社区防范、公共卫生教育等方面摸索出有效经验,正在积极主动同世卫组织和国际社会开展合作和信息交流,凝聚全球抗疫合力。

正如世卫组织总干事谭德塞所说,中国防控疫情措施避免了大量病例,疫情顶峰已过,尚未构成全球性大流行,这给所有国家“带来防控疫情的信心”。而作为联合考察组外方组长,艾尔沃德在连日考察中,真切感受到中方阻遏疫情向外扩散的强烈责任感。

任总接受《华尔街日报》采访纪要

2、Neil Western:我们能聊聊过去18个月美国政府给华为带来的诸多困难吗?上次见面时,我们聊到了您的女儿。您最近有没有联系她?通过什么方式联系?大概聊些什么内容?

两名国际组织官员不约而同的真诚致谢,是国际社会对中国为阻止疫情向全球扩散做出巨大牺牲和贡献的充分肯定,发出了公道和正义之声,传递了温暖和信心。

任正非:不是美国政府说什么就是什么,还是要通过法院的判决,还是要通过美国司法系统的公平、公正、公开,来一个个解决。

过去数十天,中国始终在抗疫前线冲锋,采取坚决有力措施保护民众生命安全,付出巨大牺牲为全球抗疫争取窗口期。中国的担当和作为,世界有目共睹。中国为全球公共卫生事业的尽责之举,理应得到尊重和肯定,而不是歧视和抹黑。

5、Dan Strumpf:顺着您刚才说到的几点问几个问题。您提到,今年华为碰到的困难会越来越少,您为什么有这样的感觉?对华为而言,哪些方面的工作会变得越来越容易?另外,您还提到您有信心达成今年的财务目标。能具体说说你们有哪些财务目标吗?

疫情于前,民众利益福祉于前,民进党当局自顾自地沉迷于政治操弄,不惜斩断台胞返乡路。无论是台湾孩童喊出的“我要回家”“我要上学”的稚子之声,还是“台湾19县市滞留湖北的老百姓”联名陈情的痛切呼吁,民进党都充耳不闻。他们埋头于“以疫谋独”,制造两岸对立、煽动“反中仇中”、鼓噪所谓“台湾参与世卫组织”不遗余力,哪里还有半点心思为台胞健康利益尽一分责任!

任正非:这次疫情对我们的生产、销售、交付是有一定的影响的。我们公司是从2月1日开始上班的,工期上没有耽误,员工陆陆续续到达,从最初70%、80%、90%……逐步到达了一定比例。主要是有些地区还在封闭隔离中,部分员工不能完全到齐。当我们复工能力达到90%的时候,有些配套厂家生产数量还是提升不上来,疫情对他们有影响。很多小公司、小工厂没有卫生防疫条件,当地政府不允许他们开工。我们就帮他们解决防疫问题,帮助他们说服当地政府,在确保健康安全的情况下,让他们开工。此外,国际物流也有影响,现在国际航班数量大幅度减少,空运费用上涨3-5倍,这对我们有影响,预测一季度计划有适当下降,估计年度计划不会有影响。

任正非:我不清楚人们为什么不相信特朗普,他在美国选民中的支持率不是很高吗?美国人民是很聪明的呀。

胡少华前段时间就接诊过一名初中学生。那学生很认真,上课听不懂的,都会主动找老师解惑。但因疫情期间线上教学带来的沟通局限,“他觉得自己30%的网课都没有听懂。”开学后的第一次测试,原本处于班级中游的他,考了倒数第三。

Dan Strumpf:等一切恢复正常后,您觉得你们目前做出的一些调整,如召开更多的远程会议、减少国际出差,未来还会继续保持下去吗?

Dan Strumpf:收入目标下调了多少?能提供一些具体信息吗?

任正非:正因为我过去跑遍了艰苦贫困的国家,了解他们过去是怎么工作和生活。今天进行视频沟通、网上发表的意见,能想象到他们今天怎么工作和生活的,要改进哪些环境和条件来支持他们工作。我们过去的经历对今天带来影像上的贡献。如果你没有去过世界,你是不能够感知世界的。现在我们虽然各自隔离在不同国家,实际上我们的联系和沟通没有改变。

把百姓当作谋取一己一党之私的筹码,民进党以“权”为本、“独”迷心窍的丑恶本性在一场疫情面前暴露无遗。它让人们看到,民进党政客们实在是“病”得不轻。但是,倒行逆施者,终将被民意和时代唾弃。正如作家契诃夫所说:“冷漠无情,就是灵魂的瘫痪,就是过早的死亡。”

任正非:我们肯定要在法庭上进行抗辩,不能美国司法部说什么就是什么,它说的并不代表最后的结果。

Dan Strumpf,驻香港科技记者:您刚才提到华为下调了一些目标,您指的是收入目标还是其他财务指标?能具体说明一下吗?

Neil Western:您刚才提到,华为相信美国的法院会作出公平的判决。针对这些指控,华为的抗辩策略是什么?

中考临近,再加上家长责骂,他情绪很低落,连续几天不愿去上课,也出现了失眠的状况。在胡少华看来,当前关注的重点不是孩子成绩如何,而是在考前如何调试身心状态。

Neil Western:我想追问一个问题,稍后再回到研发方面。您刚才是说,在您看来,您提到的很多国家都不再相信特朗普政府有关华为的说辞,而是相信华为给出的保证,是这样吗?

3、Dan Strumpf:我想聊一下你们在美国面临的刑事案件。您应该也知道,美国政府扩大了针对华为的起诉书范围,提出了新的指控,包括有组织的敲诈勒索指控。这是非常严重的指控,基本上把华为描述成犯罪型组织。您是否想直接就这些指控作出回应?

2002.08-2002.10 兰州市政府副秘书长、市发展研究中心主任

同一天,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说,中国人民为防控疫情做出巨大牺牲,为全人类做出贡献,他要向所有生活在中国的人、那些为抗击疫情无法过上正常生活的人“表达感激之情”。

任正非:第一,我们投入了这么多研发经费,也收缩了一些不够健康的产品线,把那些减下来的优秀工程师调到主产品线来,我们今年会把产品和服务做得更好。财务成绩还是取决于产品的质量、服务的优良以及客户的信任,从这点来说,华为全体员工都奋起努力去实现目标,我们相信目标是可以实现的。也欢迎你们明年一月份来采访我们,那个时候可以告诉你们我们的生存状况。

任正非:我们还是通过美国律师与美国法院去交涉。

Dan Strumpf:我想问一下华为过去一年所采取的策略。很感激您去年接受我们的采访,当然您也接受了其他媒体包括电视台的采访。去年,华为针对美国提起了多项诉讼。相比之前,华为过去一年在跟美国政府打交道时,采取了更加激进的策略。鉴于美国对华为还是和过去一样强硬,您觉得过去一年采取的策略有效吗?针对华为状告美国政府的其中一项诉讼案,法庭已经做出了不利于华为的判决。现在,美国政府又提出了针对华为的新起诉书。您觉得华为过去一年采取的策略奏效了吗?

Neil Western:所以,华为并没有直接游说加拿大政府?

事实如镜,谁真正以人为本,一目了然。大陆方面以滞留湖北台胞急盼回家为念,在防疫工作极其紧张繁重情况下,投入大量心力,积极务实地“开道”。而民进党当局却挖空心思、不择手段地“封路”:首批台胞返回后,民进党刚说完“感谢”就火速变脸,回绝了东航第二批运送计划;民进党声称首批返台者出现一确诊病例,却对其中不符医学规范、有悖常理的疑点支吾搪塞,讳莫如深;民进党声称“收容能量有限”,如今20多天过去,“收容能量”究竟有没有提高,倒是可以用来检视其防疫工作有否用心;民进党口口声声“弱势优先”,却不理会湖北方面连夜实地汇总核对的名单,拖延数日才拿出一个不知如何调查得来的“121人优先”;之后再“加码”提出由华航执飞……种种横生枝节,让滞留湖北的台胞至今无法回家。

对于过分焦虑的孩子,胡少华建议可以适当选择“静一静”,放空大脑,做一下呼吸放松。此外,可安排做20分钟的有氧运动,比如每天坚持慢跑。但最重要的,是接受自己的成绩,也就是接受自我,接受一切。不要求超常发挥,只需要以正常的心态。(完)

任正非:我想,人类社会将会走向信息社会,IBM形容它是一个村,叫“地球村”。当然,也包括飞机很快抵达一个地方,也是地球村的一种形式。以前这个地方到那个地方,我们需要坐轮船好几个月,更古时期先辈只能坐木帆船跨洋漂过去,是相对比较来说。现在先进的通信网络条件下,我们通过视频会议聊天就如坐在旁边一样,只是说喝杯咖啡,不能用舔屏幕的方式来完成。除了需要亲身体验的方面,远程信息交往会增加,比如中国疫情期间,有几亿孩子是在家里通过网络教学的,特别是美国、欧洲这些国家很多学生都在接受跨国网络教学。当人们形成习惯以后,不会随便抛弃这个方法,当然可能减少或缩减,但不会抛弃。我们作为设备厂家,就是努力去满足客户对这方面的要求。

在全球防疫的关键时刻,各国应当汲取经验,果断迎战,团结一心,携手奋战。

任正非:就是打个电话,给一些生活上的问候。她的妈妈和丈夫在加拿大陪她,她不是很孤单。

民进党当局的连篇谎话,根本无法自圆其说,一再出尔反尔、自食其言,竟还恶人先告状,诬称是大陆“变卦”,无端指责大陆运送台胞返乡“造成台湾防疫漏洞”,并操弄“台独”媒体、网军大肆造谣蛊惑、制造恐慌、煽动仇恨,恶毒攻击的矛头不但指向大陆方面、大陆民众,甚至包括亟盼回家的台胞们。民进党当局的骗术和拖延战术,说穿了就是:大陆建议的我都不同意;包机没有,在湖北的台湾人也别想自己回来。

“很多家长会说明天考试,今晚早点休息。但这极有可能打乱孩子的生物钟。”许毅说,很多家长事后都曾来向他倾诉,考试前一天晚上7点就让孩子上床睡觉了。但事实上,以往10点休息的孩子,7点时大脑还处于兴奋状态,根本无法静心休息。

任正非称,华为手机在中国市场的销量每天大概在45万部左右,国际市场是有衰退,这样大致判断。四月后开始增长,每个月的销售量预计大概是2000多万部。但是由于这次瘟疫出现,我们的平板、电脑……有关业务的销售量是5-6倍的增长,这些平板已经预装了我们HMS操作系统。

Neil Western:我们也非常愿意明年再来采访您。刚才您提到2020年华为研发预算会增加58亿,能否具体介绍一下这笔预算会用在哪些产品上?您最看好哪些业务?

再过几天,我们将公布经过审计的2019年财务报表,我们去年的销售收入增长接近20%,利润大幅度增长,就证明了客户对我们的信任并没有因为美国对我们打击而产生影响。今年我们在计划上比去年还有一定规模的增长,今年的研发经费比去年将增长58亿美元,去年研发经费150亿美元左右,今年可能超过200亿美元。我们克服困难的能力越来越强,面对的困难和遇到的挑战会越来越少,我们有信心实现今年的销售目标和利润目标。这场瘟疫过去以后,人们更加体会到先进的信息技术在应对瘟疫问题上也有很大价值,人们可能会加快网络建设。

以下为采访纪要全文:

究竟是什么样的心理,才会生出如此卑劣的行径?2月3日以来,滞留湖北台胞向当地台办提出协助返乡申请者由979人增至1148人,他们因返台就医用药、上学、上班、家庭照护等急需,归家心切。从垂垂老者到垂髫孩童,他们望穿秋水却有家不得归。焦急煎熬近一个月,非但没等来好消息,那份“求助名单”反而被民进党当局做成了“管制名单”,有台胞痛感自己如同成了“通缉犯”。我们实在有必要问问民进党当权者:如此视同胞为洪水猛兽,可还念半点骨肉之情?如此不怜弱恤老,可担得起半分当政之责?

1992.08-1995.06 兰州市经济研究中心综合协调研究处处长(期间:1994.04-1994.11挂职任天津市津南区农林局副局长)

Dan Strumpf:这一局势对您的个人习惯以及华为的日常工作有何影响?你们的工作发生了哪些变化?

任正非:首先,管理公司就像现在远程采访一样,工作也可以采用远程办公、远程会议的方式。第二,我们减少员工的流动,本地员工在本地流动,跨境流动减少。第三,现在一部分国际合同都是扩容项目,在机房完成,通过软件提升来实现,并不需要在野外作业。所以,现在我们的合同销售还可以继续增长。

1、Neil Western,亚洲商业编辑:任先生,非常感谢您抽出时间再次跟我们交流,很遗憾这次我们无法到现场跟您面对面交流。由于新冠疫情,很多人只能在家远程办公或在家隔离,希望您一切安康。您能跟我们分享一下这次疫情对华为的业务造成了哪些影响吗?

2010.12-2016.12 兰州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党工委书记(副厅长级)

任正非:作用肯定是起到了。最初天空是一片漆黑的,美国说什么是什么,因为美国是强势的国家、强势的政府,一般大家对美国政府是很信任的。随着时间推移,真相越来越多被披露,天空逐渐变成深灰、中灰,我们希望逐渐变成浅灰色,让社会知道华为是什么样的公司,增强对我们的信任。我们还是在美国的西方盟友国家做生意,因为我们与这些国家的客户往来几十年了,这几十年积累的信任是宝贵的,他们不会轻易被施压一下就放弃选择华为。

任正非:没有不同的习惯。我们高层领导过去就是开会、改文件,把文件发出去,大家按文件办事。过去是这样,今天也是一样,没有太大改变。现在是远程视频开会,基本不影响。过去一定要飞过去面对面,现在不需要飞过去,因为即使飞过去,也需要隔离,只能视频,那何必要飞过去呢?

Neil Western:您觉得加拿大政府要在这方面发挥一定的作用吗?

任正非:因为加拿大是一个法治国家,首先它的法律要公开、公平、公正,是一个透明的体系,加拿大司法体系会做出正确判决的。

Neil Western:她面临的刑事案件目前进展如何?您个人在这方面采取了什么行动吗?

任正非:下调数字的统计估计到4月中旬才能出来,实际下调是很微小的。原因是一些配套的部件、以及有些国家的发货通关受影响,另外,人们还处在家里自我隔离状况下,工程也会受到一些影响。但是对我们来说,总体影响不大。

首先,全速出击,高效行动,尽快斩断病毒传播源头。在考察组给各国的建议中,开展积极主动监测,早发现、早诊断、早隔离、早治疗,严格追踪并隔离密切接触者是关键一招,而这正是中国抗疫的宝贵经验。

“你注意吃饭啊!注意休息啊!要吃的有营养……”胡少华说,大多父母在考前更容易变得焦虑,对考生在生活中遇到的各种问题都过于敏感。

1989.02-1992.08 兰州市经济研究中心工交城建处副处长

4、Neil Western:在过去15个月中,华为采取了一系列高调的举措,例如您接受媒体采访,华为在美国和其他国家采取的法律举措,并在很多国家针对美国试图说服当地政府禁用华为的行动进行了强有力的反击。现在来看,您觉得过去15个月华为的策略有没有起作用?如果起了作用,能不能举一些例子,具体起了什么作用?

2016.12-2017.10 政协兰州市委员会副主席、兰州高新区党工委书记(兼)

任正非:与我们过去产品的方向完全一致,没有出现新的东西,只是增加了投入强度。

Neil Western:任先生,我知道您经常在世界各地跑,与华为的基层员工面谈。现在,您怎么跟他们保持沟通,并从他们那里获得反馈?

面对严峻的疫情形势,受疫情影响各国的行动不可稍有耽搁,国际社会风月同天的共鸣共情不可或缺,患难与共的信念行动必须坚定。唯有全球携手应对,通力协作,才能护卫人类共同的生命方舟。

1978.09-1988.02 兰州市第一轻工业局干部(期间:1982.08-1985.08在甘肃省广播电视大学汉语言文学专业学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