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北京2月20日电 (田虎)20日下午,中国旅游研究院召开“《中国旅游经济蓝皮书No.12》线上发布会”。中国旅游研究院院长戴斌在会上表示,旅游行业的信心正在重新积聚,目前要审慎稳妥地推进旅游机构的复工复业,未来则要继续加强旅游基础设施和公共服务建设,为各类新型消费需求的释放做好准备。

戴斌指出,这次疫情对国民经济的各行各业都产生了影响,高度市场化的旅游业是减收最大的行业之一。但不可以把停止有组织的旅游活动和关闭旅游景区,简单等同于旅游经济活动的全面停滞。戴斌指出,以春节七天假期为例,有组织的团队和探亲访友之外的旅游活动大幅度减少直至全面停止,但是节前到达目的地的团队旅游者、自助旅游者和探亲访友的游客,及其餐饮、住宿、购物、通讯等基本消费还是存在的。从统计数据上看,除夕至年初六,旅游市场尽管同比减了四成有余,但是还有近2.5亿人次游客、2800亿元收入的市场存量。

云南省是世界重要的鸟类迁徙通道和越冬地。据统计,云南记录到的1116个种和亚种鸟类中,有295个种和亚种为冬候鸟和旅鸟。

2020年,是红嘴鸥与春城昆明相伴的第35个年头。但新冠肺炎期间,包括翠湖公园、海埂大坝等观鸥景点在内的多个景区都曾关闭,市民纷纷操心起这些小精灵的伙食问题。

来自中国旅游研究院(文化和旅游部数据中心)面向城乡居民的专项调研表明:多数受访者判断疫情“可能还会进一步扩大、但总体可控”;71.5%的受访者表示疫情结束后稳定一段时间会外出旅游,20.7%表示疫情过去后尽快外出旅游。同时,中国旅游研究院面向旅游供给侧的专项调研表明:受访企业家和经理人员对全年旅游业的总体预期从半个月前的悲观为主,开始转向相对悲观和相对乐观。受访者中的54%认为风险可控能渡过难关,24%认为风险因企业能力而异,21%则认为风险加大、倒闭企业增多。半数受访者判断疫情将拉低全年旅游经济总量十个百分点,但是旅游业仍将继续领跑宏观经济。业界对国内市场信心更足,26%认为疫后会迅速恢复,66%认为会延迟1-3个月恢复。70%表示疫情结束后即全力开展市场促销,全面恢复生产经营。

“很多时候鸟类离我们很远,通过镜头能在不伤害它们的前提下,将鸟类的美记录下来展现给大家,我觉得是一件很有意义的事。”呼晓宏拍摄鸟类已有10年时间,拍摄种类超过600余种。

但同时,呼晓宏也表达了自己的担忧,“人类活动很多时候会压缩鸟类活动空间,找到两者和谐共处的平衡点十分迫切。”

图为“爱鸟周”活动启动仪式。呼晓宏 摄

云南省林业和草原局日前发布全面加强鸟类保护的通知,要求云南各地划定候鸟迁徙通道、开展巡护值守等,严厉打击破坏鸟类资源违法犯罪活动。

在云南省会昆明,人鸟“和谐共生”的场景每年都会上演。数以万计的红嘴鸥从西伯利亚飞至“春城”越冬,携老扶幼去喂红嘴鸥是昆明人最喜爱的休闲项目。

此外,戴斌指出,如果出现3月底4月初疫情得到全面控制的乐观情境,就不宜下调年初制订的引导性指标尤其是国内旅游市场指标。相反,为确保旅游经济发展的既定目标和任务,还要调高2个点以上的国内旅游市场的发展预期。为此,要加强旅游基础设施和公共服务建设,释放避暑旅游、冰雪旅游、夜间旅游、亲子旅游、美食旅游、研学旅游、自驾旅游等新型消费需求。与此同时,发展入境旅游的决心绝不可以有丝毫的动摇,以重组国家旅游推广组织为抓手,以签证便利化为突破口,推动国家旅游形象从传统走向现代。出境旅游的工作重点要进一步聚焦,抓好旅游安全、文明旅游和国际合作等重点工作。

“希望通过我们的努力,能让更多鸟类与人类‘和谐共生’。”呼晓宏说。(完)

为此,昆明市林业和草原局、滇池度假区等单位定时在红嘴鸥主要觅食点进行投喂,保证不让红嘴鸥饿肚子。海埂大坝恢复开放后,不少市民无法亲自前来喂鸥,又为它们点起了“外卖”。

“近些年明显感觉到人们的观念在发生转变。”呼晓宏表示,“以前大家对保护鸟类的观念很欠缺,随着宣传、执法力度加大,现在市民基本上都不会再去伤害鸟类了。”

“鸟类需要天空、滩涂、森林,它们有不同的需求,需要适合自身生活的环境。”王智斌表示,“保护好自然保护区,保持环境的自然性和生物多样性,让不同的鸟类可以栖息和觅食,是保护鸟类的重要一环。”

对于旅游市场未来走势,戴斌表示,现在还是处于防控疫情阻击战的关键时期,从国家层面看,全面放开有组织的旅游活动、全面开放城乡旅游空间的条件尚不具备,时机还不成熟。“我注意到一些县区级、地市级和个别省级行政区域,在疫情研判的基础上,对符合标准、程序、组织、管控等前置条件的星级和非星级大型旅游度假酒店、旅馆和民宿等旅游住宿业、A级旅游景区和非A级大型旅游景区,经审批或备案得以复工复业。”戴斌认为,随着工业部门的有序复工,也必然会产生交通、物流、住宿、外卖餐饮等生产和生活服务的保障需求。在确保游客、员工生命安全和身体健康的前提下,本着“一地一策、一企一策”的差异化原则,审慎稳妥地推进旅游机构的复工复业,是可以探索实践的。上级文化和旅游行政主管部门对此要给予专业指导,地方主管部门也需要及时报备辖区内旅游企业的复工复业情况。

图为凤头树燕。杨东明 摄

可喜的是,2020年2月至3月,不少“新面孔”陆续出现在云南各地。全球极度濒危物种青头潜鸭现身保山,位于昆明市区的翠湖公园内飞来数十只被列入《世界自然保护联盟》2013年濒危物种红色名录的钳嘴鹳。

“用影像的力量唤起公众对野生动物的保护。”昆明鸟类协会副秘书长王智斌表示,“通过正确的观鸟、拍鸟,增进公众对鸟类的了解和认知,爱鸟护鸟的人也就更多了。”

图为白腹锦鸡。杨东明 摄

戴斌对此表示,随着发改、财政、金融、商务、文化和旅游等宏观政策和地方政府具体政策效应的显现,旅游企业信心得以重新积聚,并开展形式多样的自救和互助行动。戴斌透露,基于对政策面、需求侧和供给侧的综合研判,中国旅游研究院并不认为2020年旅游经济过于悲观,基准预期继续偏于相对乐观,其中,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2020年一季度及全年,国内旅游人次分别负增长56%和15.5%,全年同比减少9.32亿人次;国内旅游收入分别负增长69%和20.6%,全年减收1.18万亿元;一季度和全年的入境旅游人次负增长51.7%和34.7%,国际旅游收入负增长59.8%和40.6%,全年分别较上年减少5032万人次和534亿美元;一季度和全年的出境旅游人次分别负增长42.6%和17.6%,全年较上年减少2763万人次。

(责编:田虎、连品洁)

Categories: 京剧